浅谈《飘》

    近日,闲来无事,将《飘》通读一遍,颇有些感慨。

    该书的时代背景和人物是现实的写照。该书描绘了一个典型的随着南北战争失败而逐渐落魄的老南方社会。而原社会的统治阶级绝大部分都没有随着形式而改变,从而灭亡。而这和《红楼梦》中的四大家族是多么的相似,和《大(貌似是关键字)江()大%……海@1949》的战争场面又是多么的吻合。皆为战乱使得原先的统治阶级变得落魄。而这些书的主人公们不同的态度决定了他们不同的命运。

       在这些书中,原来的被统治阶级(分别为黑奴,丫鬟,农民),与原先的统治阶级和好相处(《飘》中描绘了白人要负责给黑人教育、医疗等一系列责任,同时也限制将黑人卖给没有能力的白人,《红》中的情景又是多么的类似)。而新的革命者却鼓吹、利用这些原先的被统治阶级,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黑人奴隶解放,土地革命。。。),使其与原先的统治阶级闹翻,最终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当这一切都完成之后,这些帮助原先的革命者的底层人民却又将再一次落入底层。(解放后的合作社,北方人并不认可黑人)。最终,他们只得沦为悲惨的被人利用者。现在不也是如此吗?底层人民永远是最悲惨的。

      再来看原先的统治阶级。在《飘》中,失势的统治阶级又被分为两类:努力顺应新的弱肉强食的社会的人(以郝思嘉和白瑞德为代表),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抛弃了过去,而只是奋力在新环境下存活。这也导致了他们为了利益而舍弃旧有传统,与原先的阶级分离。成为遭人愤怒的叛徒,而在心中留下无穷的道德的负担。而另一类则是以希礼.威尔克斯为代表的对旧生活的坚守,因为现实已经改变,他们只得向后看着过去,而沉浸在现实的痛苦之中。最终由于守着过去而不前进最终安详的死去。

       以上这些在现实的中国社会都有写照,荣毅仁不就是前者的写照吗?而在我看来,无论社会如何变化,都要永持一颗不断奋进的金子般的心。《飘》的作者并未对其的立场在书中阐明,只是最后坐拥大量财产的郝思嘉最后背负了无穷无尽的骂名,孤苦伶仃。而大部分老南方的拥护者则生活在过去的世界里,依靠施舍活命。二者结局皆十分悲惨。第二种在我看来绝不可取,而第一种在郝思嘉嫁给白瑞德之前,她是正确的,因为在她的心底认为唯有钱能保护她,而唯有钱才能保证她不受北方人的侮辱,因为她赚钱的目的是支持南方,这是可取的。而她在第三次结婚后却抛弃了这一切,使其丧失了金子般的心。而在现在,不也是一样吗?那么多的制假售假行为就是因为心底最根本的基础丢失了。某人曾说着过,饱受内战的民族的人民,必将互相猜忌、自保、互相倾轧。现在看来,这又是正确的。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