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成人礼-金寨之旅

2015年4月12,13两日,少年班学院组织少年班学院97年的同学参加了位于天堂寨的成人礼。为此错过了code jam。。

周六的早晨5点多钟,我便被闹钟闹醒,6点就要出发了。我强忍着困意,爬上车,继续睡。Zzz Zzz。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上上和刚刚的打闹声吵醒,爬了起来,发现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缓缓行进,而从上向下望去,则是成片的梯田。

天堂寨边上的梯田
天堂寨边上的梯田

又不知望向窗外看了多久,车子到达了终点。刘邓大军纪念馆。在这里,我们进行成人仪式。(就在雕像下面)刘邓雕像

在这里,我见到了李智,赵彦冰等学生会做志愿者的学长,然后就是各种讲话什么的。

下午便是游玩白马大峡谷啦。坐车沿盘山路而上,到达峡谷上游,再一路沿着水,在石头上活蹦乱跳的跳到峡谷的下游,十分惬意。

游大峡谷 游大峡谷 游大峡谷

 

感谢金剑波和男神一路的陪伴,特别是张浩的趟水精神值得赞赏。

另一件令我难忘的事是晚上和大家凑到一起玩狼人杀。从军训结束后我就再没有和如此多的同班同学一起愉快的玩耍这类游戏了。尤其是王开瑞作为丘比特,连接了自己和伍义通,简直笑爆。

接下来便是第二天的行程了,没什么可多说的,就是爬山。之前导游说让我们从左侧上,缆车下,容易些。可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活生生的从右侧上,左侧下。右侧上是险象环生的,有的地方只有梯子,有的地方就是在光溜溜的石壁上凿下的几个给人落脚的地方。一路值得攀爬,甚至回头看都不敢。此处再次感谢我们的队长王开瑞同学给我们开路。^-^。后来由于时间富裕,我们还去湖北景区进行了参观。和我们上山的还有孙宇澄,邵帅等人,大家一起走真的好开心。(某些人没被我写上请不要介意)

IMG_20150412_083746IMG_20150412_101006IMG_20150412_090155

由于我们爬得飞快,下山后等了好久。(此处本应有颜文字)。然后车坏了,最后我们乘坐的是五号车,坐在我旁边的是彭文慧,理实一班的团支书,我深感荣幸。感谢她一路的陪伴。

总之,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缓解了我多日来的孤独与苦闷,使我神清气爽!

PS:男神和Carry回来后便感冒了,不开心,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我成年了

1月20日,是我的生日。而今年的生日,注定不一般。是时候该写些什么纪念一下了。

这是我成年的生日。首先感谢男神和刘益瑞送了我一个很大的蛋糕。感谢你们两个记得我,在科大有你们是我最大的荣幸。可惜,我下学期就要去西区上课了,与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幸好你们和我是一个政治老师:)。感谢男神对我学习上的帮助,感谢刘益瑞帮我占图书馆的座位、买火车票,更感谢你们在这个学期中给我带来的快乐。当然,也感谢所有在这个学期或多或少帮到我的人,太多了,不一一举例了。

总结一下在这一年中我都干了些什么吧。17岁的开始,也就是去年的1月20日,或许是个令我伤心难过的日子。在那几天里,我放弃了和我的小伙伴们去北京膜拜大神的机会(计算机冬令营),而选择了去北京的荒郊野外和另一批小伙伴参加了睿达物理培训。在那里,我暂时的忘却了没参加成冬令营的失落,在和刘淦、刘晓璇(11班的)、邵逸秀、张文、姚文皓等人(有可能忘了 原谅我记忆力差)的愉快玩耍下(堆雪人、打牌依旧是我那时最快乐的回忆)度过了长达十多天的培训。照片现在还在我的google+上呢。

然后,就是AAA考试了。却也记得那天人山人海,边上却有两个记者在照相。考试也没觉得有多难,也没觉得多简单,索然无味。但下午和南大计算机学院院长袁晓洁教授的谈话仍让我记忆犹新。她请我们喝了茶,给我们推荐了书籍,讲了实验室的主要工作,让我对大学的研究工作有了一些了解。

接下来,我又逃学了。^O^这次逃往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和几位巨神玩玩电脑。好像svsfzhc没去:-(。在那十多天的生活中,每天就是考试、练题、讲题,如此循环。却也记得晚上和natter朱昊玩耍命令与征服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欢乐。还有wenj巨神叫我做一道植物大战僵尸的网络流。其实,我记得natter的提交答案特别厉害,2048玩的也特别好。当然,我还认识了张宇博、常悦等北京的小伙伴们。当然,还要感谢祁一凡、陈宇轩帮我补落下的课,每晚把笔记照下来用qq发给我,我受益匪浅。

然后,逃学回来,又有逃课去北京玩耍了。这次是101中学,习近平毕业的学校,和陈宇轩一起玩耍。这所学校坐落于圆明园内,对,你没看错。和科大差不多大,花园水榭,小桥流水。整个学校没有高于两层的建筑。学校6个年级6种校服,繁多的选修课和走班制令我大开眼界。当然,听了姚期智的演讲,更令我认识到并不是每个院士都是沈昌详那样的,他有着自己的远见,于是,在清华开设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班,以期学子们能和他一起进行科研。这个班就是svsfzhc半年后所要去的班–姚班。

从北京玩回来的当天,我发现我AAA考试通过了。我也没多在意,继续在班里上课而已。直到有一天,董伊云妈妈问我妈妈我有没有到高三参加1模,我才知道原来该去高三上课了。依旧记得那是个周二,先去高三看了一圈,然后回B502上竞赛课,还是那个欧教授,带我们做振动和刚体的题目,他中间就提到了我校有个人过了科大的初选。我听了听,好像指的是我。。。。。

几天之后,高二的同学们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咦,崔天一怎么好几天没来上课了。这才晓得他大概也许是成为崔学长了吧。(论我的存在感有多低)。

接下来,就是去科大(lv)面(you)试。只是记得第一天考试题基本全是瞎写的,第二天面试,数学不会做,物理做错了,化学直接说一个都不会然后就溜掉去李鸿章故居玩了一圈。:)双层的四合院,挺好玩的。还在步行街买了好多好吃的。

却也记得当时胡主任问过我后不后悔,我答无悔。而最近我父亲去学校给我交学费时,胡主任说,你们的选择有可能是对的。是啊,我都替我的高中小伙伴们着急,今年的政策急转直下呀。

然后,就是上课,四月考,3模,统练。让时间摸除掉这一切记忆吧。只记得最后好像肾和宋舒杨帮忙排版了《言叶之森》,里面的话让我感动了良久,尤其是陈璇的仰望。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仰望。……

最后,毕业时,11班还拍了个微电影来着。

然后,我就毕业了?我也不清楚。然后,我回高二上课了,然后又逃课了,去和小伙伴们玩计算机竞赛。(当时玩竞赛的小伙伴们已经不打算考期末了)和朱昊玩Ubuntu。然后做些NOI的习题。然后就放假了?学校封了。回家了。

接下来就是去深圳玩耍喽。一下飞机,我要死的心都有了。太潮湿了。接着便去了深圳外国语学校,那个学校建在山坡上,吃个饭都得爬山,太爽了。。。详见之前的文章。NOI那篇。至今起床号《日不落》仍在我脑海中回荡。

然后,在和高中的小伙伴们玩了几次后,就该去科大报道了。收拾好东西,动身!!然后,就在科大加入各色社团,(鉴于此文公开 不在此列举),参加各色活动(不列举),当然,上课,考试是任何一所985大学的主旋律。没有人能够逃脱。

以上便是流水账了,不再多说。一下,谈一谈期待吧。

从近到远吧。下午考试别考挂。后天考试别挂。24号考试别挂。>_<

然后,下学期好好学,某活动搞好些,某社团多投入些·····(5个点的省略号逼死强迫症专用)

再然后,如果此文对某些人有所冒犯,请不要介意。如对深圳的描述等。如果在某处少写了某个人,是我记忆力太差了,也请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