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之变迁

近日偶然注意到学校的四牌楼濒临拆除,又见新创基金会撰文纪念,颇有感慨,特作此文。

我依稀记得第一次到达学校边的四牌楼是去向保卫处申请横幅时偶然路过的,却还记得那天第一次路过,心想“这楼颇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再经过四牌楼时,同行的同学说到“你知道中科大四教在哪吗?”我一脸茫然,那同学却说道“就在前面那栋楼里,某个门牌号挂的是4xxx”呢。此后,除去参加iGEM前给家里寄回我的课本外,与那几栋楼便再无交集。只记得那几栋楼除了青青的藤曼爬在墙上外,便是无尽的衰败与没落。

第一次知道四牌楼这个名称是在波士顿参加校友聚会时,仍然记得那时的场景。大家围坐在一起闲聊,突然,一个七几年的校友问我道“四牌楼现在怎么样了?”我却不知“四牌楼”为何物。在他的比划下,方才知道那几栋早已破烂不堪的楼便是“4牌楼”了。从那校友的口中,我才了解到四牌楼是他们的宿舍楼,他们之于四牌楼,如少年班学院的学生之于221楼。从他们的言语中,透露出无尽的温情与留恋。

今日中午,从西区归寝,见前方路已被封锁,颇觉疑惑。回寝后,打开社交软件,才发现上面赫然写着《关于封闭东校区部分道路的公告》,又从好友动态中看到四牌楼拆除时的动静之大,才恍然大悟。四牌楼就这样将离我们而去。然而,我心里却想“四牌楼又与我何干?倒不如拆了盖个新楼”,或许,拆楼的人心态和我类似吧。我却又隐隐为校友们感到了一丝丝的悲哀,毕竟,回到母校,却再不是母校,无一物熟悉,无一物知晓,满眼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却也是心底一片悲凉。毕竟,在高中已经历过一次类似的经历,不想让之重演于我的大学。

天津一中,自我毕业以后,改校服,改文化,改校花。曾经的紫丁香再也不会出现,甚至,“紫丁香”,已经成为了校内的禁词。回访母校,满眼望去,只有金黄的校舍与金黄的同学们了。却也再也见不到那昨日的一抹优雅的紫色。天津一中高楼依旧,却不见了那花圃中的紫丁香;老师依旧,却不见了当年的淡然与雅致。物不再是,人亦非。

却又想起曾读过的一篇文章,描述美国大学为何捐款极多,唯记得校舍近百年未变了。然而,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发展的速度减缓了呢?近年来,中国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然而,一栋栋承载着无数人记忆的老楼也成为了历史的匆匆过客。却也希望,在这“中国速度”之中,能够保留下哪怕一丁点的历史的痕迹。

 

台湾之旅

特撰本文以纪念2015年7月19日-7月29日的台湾之旅。

这次我去台湾的目的是参加iGEM Asia Conference,也即NCTU(国立交通大学)举办的iGEM meetup。刚刚期末考完试,我、Ziyu Wu、Nancy、Xiaofan Yuan四人便开赴合肥新桥国际机场。我们的飞机是7月19日从合肥机场起飞的。合肥机场小到海关专门为我们这架航班办公。航班不值机时,国际出发都没有开门。

空无一人的机场
空无一人的机场

刚上飞机,便感受到了台湾人民的热情好客。坐在我们旁边的便是一个从台湾来大陆游玩+探亲的台湾人。一上飞机,了解到我们几个此行是到台湾开会。便向我们介绍起了台湾当地的风景名胜和美食,直到下飞机前,我们还在谈天。

一下飞机,我们在机场吃了个牛油果。牛油果

 

鉴于接下来几天的会议以及我们的失误繁多,便不在此处描述了。主要描述我们开会后的玩玩玩及一些基本的在大陆罕见的现象。

  • 行人遵守红绿灯
  • 坐扶梯时一律靠右,将左侧空出,留给忙于赶路的人
  • 车辆停下来等行人
  • 很少嗯喇叭
  • 垃圾进行分类
  • 宁肯站着也不坐博爱座

接下来的几天,我游玩的景点有日月潭、安平古堡、赤崁楼、台北故宫、台北101、台北植物园、总统府、西门红楼、宫原眼科、鼎泰丰、阿宗面线、西门汀、龙山寺、中正纪念堂、台湾大学等。

值得注意的是,Ziyu Wu在台中勾搭到一个叫吴斌的妹子,广西民族大学,大四。嘘。。。

日月潭
日月潭
总统府
总统府
台湾大学
台湾大学
中正纪念堂
中正纪念堂
鼎泰丰
鼎泰丰
台北101
台北101

记成人礼-金寨之旅

2015年4月12,13两日,少年班学院组织少年班学院97年的同学参加了位于天堂寨的成人礼。为此错过了code jam。。

周六的早晨5点多钟,我便被闹钟闹醒,6点就要出发了。我强忍着困意,爬上车,继续睡。Zzz Zzz。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上上和刚刚的打闹声吵醒,爬了起来,发现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缓缓行进,而从上向下望去,则是成片的梯田。

天堂寨边上的梯田
天堂寨边上的梯田

又不知望向窗外看了多久,车子到达了终点。刘邓大军纪念馆。在这里,我们进行成人仪式。(就在雕像下面)刘邓雕像

在这里,我见到了李智,赵彦冰等学生会做志愿者的学长,然后就是各种讲话什么的。

下午便是游玩白马大峡谷啦。坐车沿盘山路而上,到达峡谷上游,再一路沿着水,在石头上活蹦乱跳的跳到峡谷的下游,十分惬意。

游大峡谷 游大峡谷 游大峡谷

 

感谢金剑波和男神一路的陪伴,特别是张浩的趟水精神值得赞赏。

另一件令我难忘的事是晚上和大家凑到一起玩狼人杀。从军训结束后我就再没有和如此多的同班同学一起愉快的玩耍这类游戏了。尤其是王开瑞作为丘比特,连接了自己和伍义通,简直笑爆。

接下来便是第二天的行程了,没什么可多说的,就是爬山。之前导游说让我们从左侧上,缆车下,容易些。可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活生生的从右侧上,左侧下。右侧上是险象环生的,有的地方只有梯子,有的地方就是在光溜溜的石壁上凿下的几个给人落脚的地方。一路值得攀爬,甚至回头看都不敢。此处再次感谢我们的队长王开瑞同学给我们开路。^-^。后来由于时间富裕,我们还去湖北景区进行了参观。和我们上山的还有孙宇澄,邵帅等人,大家一起走真的好开心。(某些人没被我写上请不要介意)

IMG_20150412_083746IMG_20150412_101006IMG_20150412_090155

由于我们爬得飞快,下山后等了好久。(此处本应有颜文字)。然后车坏了,最后我们乘坐的是五号车,坐在我旁边的是彭文慧,理实一班的团支书,我深感荣幸。感谢她一路的陪伴。

总之,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缓解了我多日来的孤独与苦闷,使我神清气爽!

PS:男神和Carry回来后便感冒了,不开心,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谈一谈茶与健康的感想

1.刚走进茶室,就闻到了茶叶的芬芳。那是一种透着春天泥土的味道。炉子上做着农夫山泉。茶室被暖黄色的灯光笼罩着,墙上挂着字画。令人一下子感觉自己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周老师发话了,体验至上,能者为师,让在科大这样理工的院校中培养一些人文素养。扔下没赶完的实验报告,只是静静品茗,谈天。

2.今天我们喝的是绿茶,野生的,现在已然不多。老师说,这次茶叶的量加倍了。茶叶外观不好,但口感甘醇。甜甜的。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茶叶的历史和文字。老实讲。

3.这已经是我们的第三次课了,我们桌大家的关系十分融洽,由于有一个同学很能找到话题(是大二的数院孙钊),再加上 有一个信息学院的女生(李梦涵),我们总是聊得很high,从大物实验到玩耍的游戏。今天喝的茶是黄山毛峰,相比上一次的绿茶,味道淡了很多,却也不觉得有多么的可口。但喝完后口中还有淡淡的余香。这次,老师讲解了茶的分类,发酵茶,半发酵茶,以及不发酵茶。还提到了半发酵茶由于时间原因逐渐发酵。还提到了由于朱元璋的反腐才导致了不发酵茶的产生。

4.这次课老师上来就说这是昂贵的茶,然后让我们看茶叶匀称的外形。但喝完后却只觉得茶十分苦涩,口中也没有什么余留下来的清香,就不再想喝。果不其然,老师说这茶贵虽贵,但由于采茶的时机不好,可以大大的降低成本,是假茶。然后老师又接着提到了茶叶的功效。第一可解毒,第二可提神,第三可帮助消化,第四能抗癌。然后有拿李梦涵开玩笑,说解毒,“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声”,说冥想是女生睡着了用磬敲醒,还在她旁边比划,拿个碗,拿双筷子(画面太美,自行脑补)。接着又将了女生一点过后不要吃午饭,否则下午容易在老师讲课时睡着,就要喝些茶叶,还讲了吃螃蟹女生一定要喝些茶,以防闹肚子。

5.这次喝的是太平猴魁,这次的茶叶是老师在凌晨到达太平镇,趁着黎明让采茶女采下的茶叶剩下的茶叶梗。所以看起来不是很好看,但味道十分清香。这次老师讲的是感觉。将健身与度的关系。讲什么是痛快。

6.这次喝的还是太平猴魁,这次的茶叶是1000+一斤的。但我喝起来淡如白水。但老师却说50元与500元易于区分,500元与5000元的区别就要细细品味,5000与50000元的区别就是云里雾里。高贵的茶常常是儒雅的。而我却误以为是假茶。这次课还有一个女生讲了东西方的美术。东方的美术是不重视科学的,缺少结构。而由于缺乏创新,导致中国长时间缺乏色彩。而西方更加写实,东方更加抽象。

7 西湖龙井 大红袍 轻视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间这就是倒数第二次茶与健康课了。喝的云南的红茶。感觉口感不错。今天,老师讲了不少形而上的内容,活在当下。重视感觉,不同的时间感觉不同。

我成年了

1月20日,是我的生日。而今年的生日,注定不一般。是时候该写些什么纪念一下了。

这是我成年的生日。首先感谢男神和刘益瑞送了我一个很大的蛋糕。感谢你们两个记得我,在科大有你们是我最大的荣幸。可惜,我下学期就要去西区上课了,与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幸好你们和我是一个政治老师:)。感谢男神对我学习上的帮助,感谢刘益瑞帮我占图书馆的座位、买火车票,更感谢你们在这个学期中给我带来的快乐。当然,也感谢所有在这个学期或多或少帮到我的人,太多了,不一一举例了。

总结一下在这一年中我都干了些什么吧。17岁的开始,也就是去年的1月20日,或许是个令我伤心难过的日子。在那几天里,我放弃了和我的小伙伴们去北京膜拜大神的机会(计算机冬令营),而选择了去北京的荒郊野外和另一批小伙伴参加了睿达物理培训。在那里,我暂时的忘却了没参加成冬令营的失落,在和刘淦、刘晓璇(11班的)、邵逸秀、张文、姚文皓等人(有可能忘了 原谅我记忆力差)的愉快玩耍下(堆雪人、打牌依旧是我那时最快乐的回忆)度过了长达十多天的培训。照片现在还在我的google+上呢。

然后,就是AAA考试了。却也记得那天人山人海,边上却有两个记者在照相。考试也没觉得有多难,也没觉得多简单,索然无味。但下午和南大计算机学院院长袁晓洁教授的谈话仍让我记忆犹新。她请我们喝了茶,给我们推荐了书籍,讲了实验室的主要工作,让我对大学的研究工作有了一些了解。

接下来,我又逃学了。^O^这次逃往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和几位巨神玩玩电脑。好像svsfzhc没去:-(。在那十多天的生活中,每天就是考试、练题、讲题,如此循环。却也记得晚上和natter朱昊玩耍命令与征服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欢乐。还有wenj巨神叫我做一道植物大战僵尸的网络流。其实,我记得natter的提交答案特别厉害,2048玩的也特别好。当然,我还认识了张宇博、常悦等北京的小伙伴们。当然,还要感谢祁一凡、陈宇轩帮我补落下的课,每晚把笔记照下来用qq发给我,我受益匪浅。

然后,逃学回来,又有逃课去北京玩耍了。这次是101中学,习近平毕业的学校,和陈宇轩一起玩耍。这所学校坐落于圆明园内,对,你没看错。和科大差不多大,花园水榭,小桥流水。整个学校没有高于两层的建筑。学校6个年级6种校服,繁多的选修课和走班制令我大开眼界。当然,听了姚期智的演讲,更令我认识到并不是每个院士都是沈昌详那样的,他有着自己的远见,于是,在清华开设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班,以期学子们能和他一起进行科研。这个班就是svsfzhc半年后所要去的班–姚班。

从北京玩回来的当天,我发现我AAA考试通过了。我也没多在意,继续在班里上课而已。直到有一天,董伊云妈妈问我妈妈我有没有到高三参加1模,我才知道原来该去高三上课了。依旧记得那是个周二,先去高三看了一圈,然后回B502上竞赛课,还是那个欧教授,带我们做振动和刚体的题目,他中间就提到了我校有个人过了科大的初选。我听了听,好像指的是我。。。。。

几天之后,高二的同学们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咦,崔天一怎么好几天没来上课了。这才晓得他大概也许是成为崔学长了吧。(论我的存在感有多低)。

接下来,就是去科大(lv)面(you)试。只是记得第一天考试题基本全是瞎写的,第二天面试,数学不会做,物理做错了,化学直接说一个都不会然后就溜掉去李鸿章故居玩了一圈。:)双层的四合院,挺好玩的。还在步行街买了好多好吃的。

却也记得当时胡主任问过我后不后悔,我答无悔。而最近我父亲去学校给我交学费时,胡主任说,你们的选择有可能是对的。是啊,我都替我的高中小伙伴们着急,今年的政策急转直下呀。

然后,就是上课,四月考,3模,统练。让时间摸除掉这一切记忆吧。只记得最后好像肾和宋舒杨帮忙排版了《言叶之森》,里面的话让我感动了良久,尤其是陈璇的仰望。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仰望。……

最后,毕业时,11班还拍了个微电影来着。

然后,我就毕业了?我也不清楚。然后,我回高二上课了,然后又逃课了,去和小伙伴们玩计算机竞赛。(当时玩竞赛的小伙伴们已经不打算考期末了)和朱昊玩Ubuntu。然后做些NOI的习题。然后就放假了?学校封了。回家了。

接下来就是去深圳玩耍喽。一下飞机,我要死的心都有了。太潮湿了。接着便去了深圳外国语学校,那个学校建在山坡上,吃个饭都得爬山,太爽了。。。详见之前的文章。NOI那篇。至今起床号《日不落》仍在我脑海中回荡。

然后,在和高中的小伙伴们玩了几次后,就该去科大报道了。收拾好东西,动身!!然后,就在科大加入各色社团,(鉴于此文公开 不在此列举),参加各色活动(不列举),当然,上课,考试是任何一所985大学的主旋律。没有人能够逃脱。

以上便是流水账了,不再多说。一下,谈一谈期待吧。

从近到远吧。下午考试别考挂。后天考试别挂。24号考试别挂。>_<

然后,下学期好好学,某活动搞好些,某社团多投入些·····(5个点的省略号逼死强迫症专用)

再然后,如果此文对某些人有所冒犯,请不要介意。如对深圳的描述等。如果在某处少写了某个人,是我记忆力太差了,也请不要介意。

NOI酱油记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NOI之旅。

还要从省选谈起,那时我已在高三上课,抱着打酱油的心态,报名参加了省选,结果,虽说是B类,但还是进了省队。然后,我就没有再管这件事。

高考结束了,十分无聊。发现几个月没碰计算机竞赛了,就临时抱起了佛脚,刷一刷题,学些新知识。就这样,七月份快要结束了,也该去深圳考试了。

抱着打酱油的心态(酱油是本文的中心,根据高考作文的要求,要死缠烂打),在飞机上一路打着牌,一路说着笑着,就这样开始了NOI的征程。

开幕式

 

 

上图是开幕式。请注意,上图最左侧Farmer John在替姜老师领奖。

 

住宿

住宿:男生和女生其实都住的是深外的女宿,很干净。唯一不爽的是既没有电,也没有Wifi!而且不给宿舍钥匙。

在深外比赛另一个问题就是深外是建在丘陵上的。这就意味着,在深外,无论吃饭,比赛,回寝,还是在自习室打游戏,都需要上楼梯,下楼梯,上楼梯……

 

 

接下来,便是day0的笔试,我竟然WA了一题,丢了一分,十分不爽,就当是给Day1加RP了吧。

IMG_20140730_121700

Day1开始了,体育馆场面宏大。

PANO_20140730_121749

看到题目,我秉承打酱油的传统,先看看能打多少分的酱油,结果发现题目给足了暴力的面子。就这样,打完了暴力。接着,看到第一题,我居然会做!心中窃喜,写了个数位DP,接下来便花了写时间做提交答案。五个小时的比赛时间真的过的飞快。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赛场上的蛋糕很好吃。:)

不像gy mf等人,我和朱昊并没有一直焦急地在门外等分,而是吃了饭,回宿舍打起了minecraft……

出分了,再一次印证了这篇文章的主题“酱油”,果断打酱油了,还好,该对的都对了。

接下来是一天的游戏时间:参观雷柏的生产线,接着打Minecraft.

终于熬到了Day2,day2,我已适应了环境,不再紧张,酱油打得越发娴熟。50-30-30的暴力打完后,便无所事事起来……

又是等分,不再赘述。

出分了,但这次和Day1不同,出分之后,便是对分数线的各种预测……然后是心不在焉的听讲解。终于等来了最后的高校宣讲。发现只要得的不是胸牌,有很多学校都可以签无脑一本线。和Natter聊着想去的学校,静静的注视着他,清楚的看到他的无奈,又晓得现状无力改变,省与省间有着太大的差距。拿个无脑一本线,心又有所不甘。在最后,出分数线了,大家都是Cu,wenj是Ag,可我正准备向她道喜,却被告之她没有进前100。人人都充满着无奈。

接下来,便是高校的招生,去转一圈,这情形又和一个月前的高考咨询有何不同?拿着分数,挨家陪着Natter转过来,却也看不到一个心仪的高校。最后,Natter决定去北航试试。

Natter wenj都在那光亮处接收测试,gy在那里等待着SJTU的橄榄枝
Natter wenj都在那光亮处接收测试,gy在那里等待着SJTU的橄榄枝

却也记得,那晚,天上是如此的黑暗,没有星星,亦没有月亮,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学校崎岖的路上,默默为Natter Wenj gy祈祷。回到寝室,等待他们的好消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终于,Natter回来了,可带回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更沮丧。我们无奈的熬夜写起了团体赛。 默默,无言。

第二天就是团体赛了,我们继续秉承打酱油的宗旨,在团体赛中成功打到了酱油,不好也不坏。在若干轮的比赛后,我们没有胡过一局,可流局时,我们的的随机大法居然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闭幕式了。本以为wenj是银,结果因为记错了分,成了Cu第一名。顺便膜拜下金策——CTSC APIO NOI第一的杭州学军中学高一学生,NOI C类选手。就这样,NOI结束了。我的OI生涯也就这样结束了。

颁奖典礼
颁奖典礼

PS:各位大神围观后,求不D。

观《雪国列车》有感

近期在英语老师的推荐下观看了电影《雪国列车》,颇有感触。

该电影的背景为地球温度骤降,残存的人类只能在一辆装有永动机的火车内生存。该火车内的人们由于上车时所购票的种类不同,产生不同的阶级。贵族剥削低层人民,底层人民不满剥削,奋起反抗……

网络上有很多人说,这部影片充满着绝望。确实,在最后,火车破损,只有两个人得以幸存。但与此同时,影片作者向我们传达出剥削,屠杀,本就是人的本能,只是在火车这个狭小的空间无限放大而已的观念。